我的战争都埋在书里

【杂】选择、限度、拉长的空间与失落


  从前呢,是坐在帆船上的,等着风吹,风一吹,船就划出水纹走了。
  海上有迷雾,但乘船的人可以什么都不想,因为有风,风吹得动帆船,也吹得动迷雾。
  人是想回到陆地上的,可是风没有确定的方向,如果一直跟着风走,也许一个月,也许几十年,也许一辈子。
  实在累得不行了,就找个岛吧,但是一定要记得,把船要栓牢,别让它漂走了,小岛是有边际的,熟悉了,厌烦了,待不下去了,就走吧。
  舍不得是舍不得的,天生的冒险家很少,在海上久了,不太踏实。告诉自己,好了,就是这里了,停下吧,这里……挺好。
  于是,有人悄悄栓紧了船,有的人劈开船,作了烧篝火的柴。有的人回到海上,有的人,留在了岛上。
  海上的不知道前方会不会有狂涛巨浪,岛上的也不想往后岛屿会不会悄然沉没。所有人都凭空地生出一点点痴想,自己呀,是被眷顾的那一个。
  会看到其他的帆,有时候远远的孤孤单单,有时候又像是千帆竞发,声势浩大。
  雾其实是时有时无的,没风的时候雾也会散。雾散的时候呢,就可以试着抬头看看星星。但是,可别看得太久,看得太久啊,是会魔怔的。也千万别盯着水太久,尤其是在有星星的夜里。星星映在水里,好像就有了两个天,抬头是天,低头也是天,那么,人在哪里呢?
  水里有什么,谁也不知道。可是陆上有什么,人是知道的。天上有什么,谁也不清楚,可是地上有什么,人是清楚的。
  什么也不清楚不知道的时候就好像进了黑暗里,明知道手就在那里,可是看不见。明知道自己是存在的,可是就是不存在。
  如果有亮光就更好了。可惜,海上的灯塔很少,它也不会照亮每一只航船的路。
 
  所以,如果,跳进水里会怎么样?

  终于有一天,看到了大块大块的陆地,踏上了岸,船就沉了。
 
  我么,如果是我么,恐怕会想一想,究竟我是在海上,还是在陆地上。

评论

© 鱼枳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