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争都埋在书里

现在,伸出你的左手。
right?

【杂】选择、限度、拉长的空间与失落


  从前呢,是坐在帆船上的,等着风吹,风一吹,船就划出水纹走了。
  海上有迷雾,但乘船的人可以什么都不想,因为有风,风吹得动帆船,也吹得动迷雾。
  人是想回到陆地上的,可是风没有确定的方向,如果一直跟着风走,也许一个月,也许几十年,也许一辈子。
  实在累得不行了,就找个岛吧,但是一定要记得,把船要栓牢,别让它漂走了,小岛是有边际的,熟悉了,厌烦了,待不下去了,就走吧。
  舍不得是舍不得的,天生的冒险家很少,在海上久了,不太踏实。告诉自己,好了,就是这里了,停下吧,这里……挺好。
  于是,有人悄悄栓紧了船,有的人劈开船,作了烧篝火的柴。...

做了一件躲了很久,却早晚要做的伤心事。
很难过,很难过,很难过。

换个画风w目前比较喜欢的一种,不知道是受什么影响。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

三个形态的雪音。
很喜欢他。

这样的气氛好像融得进又进不去。

© 鱼枳香 | Powered by LOFTER